清朝记载的那些活人殉葬,惨不忍睹,现代人开馆之后都难以直视!

来源:小周说人文 时间:2018-01-03 04:27:37

《万历野获编》中有一则是这样写的:“嘉靖八年,山东临朐县有大墓发之,乃古无盐后陵寝”。无盐就是春秋时期著名的“丑娘娘”钟离春,墓中“珍异最多,俱未名之宝”,尤其令人瞠目的,是其中有“生缚女子四人,列左右为殉”,四个女子的尸体历时千年,因为那些珍宝的“宝玉之气”所护,居然还未腐烂。

袁枚在《子不语》里也写过一则关于人殉的故事。陕西有个姓孙的人挖沟,突然铲子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,怎么也挖不动,扒开土一看,原来是一座石门拦在了前面,姓孙的找来工具撬开,发现一条幽长的隧道,通向一座大墓,走进墓穴里,只见“陈设、鸡犬、罍尊,皆瓦为之”。中间摆着两座棺材,尤为可怖的是两边墙上有男女数人“钉身于墙”,都是给墓主殉葬的遇害者,为了怕他们死得不透或者化作僵尸,“故钉之也”。这些人的“衣冠状貌,约略可睹”,姓孙的胆子大,正想上前仔细看时,一阵风突然从大开的石门吹进了墓穴,钉在墙上的人瞬间都化成了灰,只剩下墙上的几枚铁钉,“不知何王之墓”。

徐珂所撰《清稗类钞》中,记述了著名的广东盗墓大贼“焦四”的行状,焦四“常于白云山旁近,以盗墓为业”,此人比胡八一还厉害,“有听雨、听风、听雷、观草色、泥痕等术,百不一失”。有一天他发现了一处墓葬,便召集了十几个人,“建篷厂于其地,日夜兴工,力掘之”。每挖一尺,必要仔细辨别土质,挖到一丈左右的深度,“陡闻崩裂声,白烟一缕,自穴口喷出,约炊许而尽”,焦四带着几个胆子大的,“使手炬,坐竹筐,悬长绳以下。”

下了五丈多长的绳子,竹筐落了地,只见墓穴里有三座宫殿,中间的宫殿放着一个最大的金棺,“列铜人数具,貌狰狞”,前殿是“餐厅”,碗盘具备,可怕的是后殿,“有柩十数,盖当时殉葬人也”。焦四没有管这些殉葬人的灵柩,直接把金棺打开,“则见尸之长髯绕颊,骨肉如石,叩之有声,中实金珠无算,其卧处,铺金箔盈尺,卷叠如席”。焦四把尸体拿出来抛在一旁,将财宝席卷一空,扬长而去。

这大概是墓主生前万万没有想到的,他不但没法在另一个世界继续享有荣华、尊贵,而且连自己的尸身都无法保存,徒遭盗墓贼的凌辱,反倒是那些在他眼中永远为奴的殉葬者,反而得以保全。在这个不公道的世界上,有一些隐形的“公道”却往往为我们所忽略:有些人,用别人殉他的文治、殉他的武功乃至殉他的死亡,下场往往连殉葬者都不如……

相关阅读
精彩文章
热门文章
© 2016 纯度娱星坊 蜀ICP备13011478号-1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可联系站长举报